925.临川李氏藏本《淳化阁帖》之介绍与考证

发布时间:2022-03-21   来源:未知    
字号:

  【校读者案】《临川李氏藏本〈淳化阁帖〉之介绍与考证》,周伯鼎先生遗稿,凡七十五纸,原藏天津周叔弢先生处,现藏北京大学周景良先生寓斋。伯鼎先生讳震良,字伯鼎,以字行。身前为山东工学院电机系教授,是20世纪著名电机工程师及书法史名家。伯鼎先生祖籍安徽建德(今东至县),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生于扬州,1981年病逝于济南。曾祖周馥,以幕府起家,官至两江总督、两广总督,为李鸿章推行北洋海防、洋务建设及诸端政要幕后最重要之助手,风雨龙门四十年,与李始终相与;同时也是晚清内政外史上一关键人物,国之干城。祖父周学海,光绪壬辰(1892年)进士,与蔡元培、张元济、傅增湘、熊希龄同科,历官内阁中书、扬州府河捕同知、知府、江苏候补道、浙江候补道,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病卒。生平耽精医术,阐发古籍靡遗,刻有《周氏医学丛书》。父亲周达,字梅泉(一作美泉),号今觉庵,民国蜚声一时的诗人、数学研究先驱、“集邮大王”。今觉庵诗,郑孝婿评许甚高,王揖唐《今传是楼诗话》、钱锺书《容安馆札记》均有评述。民国人笔记称周达,“性聪颖,博览群书,尤精算学,无师承而一见骤解,盖夙慧也。尝游日本,彼国邃于此学者,咸钦服之,且邀入会,期时往来,共切磋云。近日学堂林立,算学尤为百学之宗,我国精此诣者尚不多觏,将来羽仪王国、甄陶多士,岂有出观察之右者哉!” 伯鼎先生早年入上海同济大学电机系,毕业后历任秦皇岛发电厂、青岛华新纱厂、德国西门子、苏州苏纶纱厂电机工程师。抗战胜利,受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派遣,赴台工作,“二二八事件”后,返回大陆。1952年始,任山东工学院电机系教授。伯鼎先生终身两大嗜好:一,喜诵佛经,终身信佛食素;二,喜好书法,尤精于鑑别古代法书,进行艺术史研究。周叔弢先生尝语人曰:“伯鼎健谈,是‘书学研究院’”,“所谈运笔之法,非下苦工不能有所得也。”俞剑华《鲁冀晋美术文物考察记》亦云:“周氏虽攻工学,对书画极有研究,收藏颇多,惜不能尽览,尤嗜端砚,收藏亦富。”概可见伯鼎先生之崖岸、旨趣。
  伯鼎先生此文,写好即呈三叔周叔弢先生审阅。弢翁1979年9月3日致周珏良先生函云:“绍良来,收到《阁帖》。适伯鼎的《阁帖》研究及考证寄到,可以参考对阅。许多玄妙处,我还不能领会也。” 1980年3月31日致珏良先生函,又云:“本月初伯鼎家三人煤气中毒,大嫂已逝世,伯鼎仍未清醒,恐不易恢复。《论阁帖书》因骂人处太多,未能付印,是憾事也。”均可见周叔弢先生对伯鼎先生此文之推重。
  此次整理,系受周景良先生委託。由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书法文化研究院徐志超先生据手稿录入整理,北京大学孟繁之先生复校,并呈周景良先生审定。文中附图,由周景良先生提供。
  我国书法之衍变由大小篆而汉隶章草,至汉末真行今草出。锺张并极,弟子徧于两晋,王羲之突出其间,于是集大成,膺书圣之称,及今言书法,亦惟山阴是归。顾代远年演,兰亭棐几婿化云烟,而历劫倖存之一鳞片爪,或出勾填,用工粗忽;或出于摹拟,形神俱非。欲窥庐山真面,辄有云迷雾合之感。至于《兰亭》千百信如聚讼,《圣教》一序又属集出,举此未足餍学者之求。独有宋初《淳化阁帖》褒集右军书达一百五十五帖之多,可谓网罗宏富。惟枣木原刻世无传本,且即当时各州之覆刻,如《潭》,如《绦》,如《二王府帖》,如《泉州》,如《临江》,以至《大观》、《太青楼》帖等原本,当南宋时已罕如星凤。盖时值靖康,戎马仓黄,木石俱焚,何况纸素。以是后世书法名家钜子,各是己是,此主彼奴,人宝家珍,莫衷于一,良无确凿之标准耳。然则欲求王氏之真谛,岂亦言哉。
  忆民国十四五年(案1925—1926年)间,侍家君于许汉卿姑丈处。 座次,丈出眎新得临川李氏旧藏之《淳化阁帖》,倩家君就流传诸本比勘。家君罄旬日之力,校出不同于众本者若干条,并以小楷书跋于后(帖后许汉卿跋本朱君尊人代笔,作者注)。时不佞方研习金石碑版之学,丈目余从事考订此本刻搨时代,盖借以提絜勖勉也。乃就纸墨搨法,妄拟出于南宋名工之手以报命,实于此帖之确切时代以及其优异之处茫无所知,皮毛之论,实深愧炸。周君伯鼎毕生精研二王书法,腕下有羲之鬼,病世传王迹之纷乱,虑后学研求之迷惑,于是广聚流传之二王墨迹影本及《淳化》诸本,旁及《十七》、《大观》诸帖,详加校雠,剖析毫芒,考定李藏之阁帖为南宋国子监本,实是《淳化》祖刻之嫡嗣。举凡王虚舟《阁帖考证》所摘之讹误脱失,此本一之完好,复从结体、笔法、风格各方面阐明二王书法之精髓,以证此本审为衡度山阴家法之玉尺,他本全属土且,一扫前此之纷纭,树今后之指归。且欲于二王之外选魏晋六朝名家法书裒集成册,以为学书者之范本。仰见周君宣扬祖国文化,继往开来之苦心孤诣,某学殖浅薄,本不敢置一词,乃君以某于李藏之帖具有因缘,宜有所言,遂勉缀此小文以奉教。
  一九七九年初夏 南山阳朱铸禹于小潜采堂
  宋太宗于淳化三年(案992年)出内府所藏历代名书刻之枣木版,共十卷。其中王羲之书三卷,王献之书两卷,两晋六朝人书二卷,历代帝王书一卷,唐人及古法帖各一卷。民间及后世自此翻刻,子孙蕃衍,世之学书者乃得多见前代名迹。黄山谷尝谓:“恨无二万钱置一部。”二万钱虽稍多,然比之唐锺绍京毁家求书,仅得右军草书十馀纸、行书三纸者,所省岂不已多。又比之借人家藏名帖,钩摹而学者,所便岂不已多。吾人预知《淳化阁帖》对于书法之功,不能不先谈一下历代名书,特别是二王的书迹流传存燬的情况。
  汉末东西晋书才辈出,而最为人所称颂的莫如二王。晋以后历代帝王好书者,莫不穷极搜索。宋齐以降,梁武帝尤好书,搜罗尤力。六朝每代不过数十年,换代之季每遭散失焚燬,故帝王之好书无异聚而歼之。根据唐张怀瓘的《二王书录》,梁元帝在魏师攻陷前,命人聚古今图书十四万卷,并二王书七十八帙,七百六十七卷,全部焚燬。后唐太宗特好羲之书,下令天下进呈,广求书迹,仅得羲之草书九百馀纸,行书二百馀纸,真书数十纸,经武后之乱,亦多散失。幸太宗在世时曾令僧怀仁集右军行书,有《圣教序》之刻,其原石今尚存,且今尚存宋拓本。但既是集书,只传用笔与结字,不传行间。草书则有《十七帖》之刻,原石早亡,今所传宋拓本亦是几经传摹翻刻,无复右军笔意。另外则有唐僧大雅所集右军行书《兴福寺碑》,又名《半截碑》,有《圣教序》以外之字,旧拓尚可求。
  宋太宗所刻阁帖,其原帖一部分乃得之前朝,一部分亦搜之民间。由于是木板易坏,故甚矜重,大臣有拜相者乃赐一部,其后不复赐,盖版已损坏。当时以初拓祖本翻刻者已有潭州石刻,甚至再翻本亦胜彼损坏之祖本,故不复赐。及至大观(案宋徽宗年号,1107—1110年),去淳化已百二十年,版虽尚在,实已损坏不堪,当时原帖尚在,徽宗乃有《大观》之刻。《大观》所据帖完全相同,仅先后次序、行之长短,与每帖标题有所改易者。《大观》未闻有知名之翻刻。根据情理而论,《淳化》与《大观》但得初拓之祖本,精翻一传甚至再传,亦应离原迹不远,而事实乃有大谬不然者,此其故后章再谈。
  此处自然应提出一个问题,阁帖诸原迹何在,岂兵乱遭焚燬耶?抑金人虏之俱北耶?据南宋以后种种情况推测,必是悉遭焚燬,人间无复馀踪。或谓宣和(案1111—1117年)、政和(案1119—1125年)之书画何以犹有存者,此当别贮一处。阁帖原迹则根据种种之记载,以及明代诸丛刻,后世从无阁帖中一帖重现于世,即有同名之帖,亦是另一摹本。所以二王以及魏晋名书经过三次大浩劫:第一次为梁元帝之有意焚燬,聚而歼之,此次损失最大。第二次为唐太宗所藏经武后之乱复散失民间,虽非聚而歼之,然聚而复散,散而复聚,千馀纸之右军书至淳化已不足百帖矣。靖康之难,又付之一炬。二王书至宋本已无多,宋内府已是竭泽而渔,阁帖外今世所存二王书数不满十。吾所谓真迹不必亲笔,但得精心钩摹不失笔意,即作真迹观可耳。及至清乾隆帝好书,搜索一生,仅得右军《平安》、《何如》、《奉橘》、《快雪》数帖,又《万岁通天帖》中之《姨母》、《初月》二帖,草书仅《初月》一帖,堪称真迹,但非其最佳者。故《淳化》之刻,与山阴书法之断续,有莫大关系。
  《阁帖》虽真伪杂糅,然根据米芾、黄长睿、王澍三家之鉴定,尚有:
  羲之真迹 约七十三帖 三百馀行
  献之真迹 约卅馀帖 二百馀行
  两晋六朝人真迹 约五十馀帖 三百馀行
  如此洋洋大观,但使有一善刻本,能得其真,无论其为祖本或一传再传者,均为人间瑰宝。所惜者,据南宋人记载,当时已不易见善本,何况后世。及至清人王澍著《淳化阁帖考证》,其平〔生〕所见诸本,已无一能免卅处之失误。今日影印诸本皆证实其言,且笔意以今世所存右军真迹绳之,笔划起转止处,其形状当圆者方,当方者圆,草书使转处当肥处瘦,当瘦处肥,圆弧曲度全不合法,平直之划多半变形,结体准绳规矩全不严格,此等本对于学书者不但无益,且又害之,盖以为“书圣”之书即是尔尔,翻被引入歧途,引入魔道。《阁帖》之名过大,二王、晋人书迹其中最多,而诸本如此,清代书家乃有舍帖从碑之论(阮元有《北碑南帖论》)。然碑皆正体,《圣教序》亦行书,草书则非《阁帖》不可(《十七帖》亦无善本)。二王、六朝书迹既经靖康之难,无复馀踪,欲学二王,乃唯寄望于《淳化阁帖》及其姊妹刻本《大观帖》,而所传诸本如此失真,今人慨歎。《阁帖》之子如《潭》、《绦》之旧本,南宋人有得一见,已引为平生幸事,何况今日。故在今日无论祖本之初拓,但得据祖本一传再传之本出现于世,亦为书法界之一大事,因今日有影印可以化身千百也。《阁帖》不得佳本,吾人曾寄望于《大观》,下面谈一谈《阁帖》姊妹本《大观帖》。
  淳化后一百廿年,宋徽宗以淳化版已损坏,乃于大观二年(案1108年)用《淳化》所据原迹摹勒上石,仅行间稍高,每帖标题有所改正,先后次序有所改易,帖之多寡无增减,又改木版为石本。靖康之祸,不但原墨迹付之一炬,即《大观》之石,亦多半化为灰烬。然而究竟是石版,不致全燬。好事者携石之残存者俱北,即今所谓《榷场残本》是也。故《大观》十册俱全者悉是伪作,惟残卷间有真者,盖靖康之祸去大观才十馀年,世尚未闻有翻刻,如《潭帖》之翻《淳化》者。然所传《榷场残本》亦非无翻刻,但零星翻刻,工程不大,不见著录。如后章所述,将翁覃溪所题亦临川李氏所藏《大观》残本与李本《阁帖》较,亦有不可原宥之错误。徽宗既自《阁帖》原真迹上石,岂得有此种错误,故此残本亦是翻刻无疑。
  另外继《大观》之后,徽宗尚有《太清楼法帖》之刻。据宋人《法帖谱系》,用《淳化》真迹外增入奇迹甚多,中有《兰亭》者是也。然《太清楼》之刻既在《大观》之后,工程又如此浩大,想工成时更近靖康之难,祖搨必不多,原石亦罹金人之祸,而时间淘汰文物之迅猛有非人所能想像者,《阁帖》之子孙蕃衍尚且不存,岂尚能望《太清楼》之初拓本耶?今所传者,悉是伪作或粗劣之翻刻本耳。
  前云帝王之好书无异聚而歼之,至宋又竭泽而渔,然后付之靖康一炬,虽有彙帖之刻,而善本不可得。后世收藏家求《阁帖》以外之二王遗迹,仅存上述《快雪》等数帖,及日本所存之《孔侍中》、《丧乱》、《二谢》耳。其有与《阁帖》同名者,《阁帖》既无善本,人曾对之心生希冀,冀其或是可胜《阁帖》之另一摹本,及李氏本生出,乃证其失真,如:
  献之《鸭头丸帖》,现藏上海博物馆,即明末馀清斋所刻。《阁帖》所刻据为真,此为辗转传摹本耳,虽有南宋内府收藏章,亦不能掩真鉴之目。关于此帖,后章再详谈。羲之《袁生帖》,明真赏斋曾刻,此亦失真之摹本。羲之《十一月廿七日帖》,此亦临摹本,见第四章之比较。宋人刻《宝晋斋帖》虽有经老米鉴藏之帖,然涣之一帖经与李本《阁帖》比较,亦仅较差之另一摹本耳。《阁帖》以外之二王帖,诸丛帖所刻,除羲之《快雪时晴帖》、《姨母贴》、《初月帖》为真,馀如快雪堂之《羊参军》、馀清斋之《思想帖》,虽有真源,亦经传摹,已失真意。宝晋斋之大令《十二月割帖》,虽经老米鉴藏,无大令逸气,终疑六朝好手所临,买王得羊则有之,但还不是真迹。三希堂所得小王《中秋帖》,亦唐宋名手所临,或谓即米临,亦有见地,终非晋笔也。献之《送梨帖》,亦仅临摹本耳。
  晋人二王以外,只陆机《平复帖》、王珣《伯远帖》是真迹,其他如快雪堂所刻晋人帖,如王廙、王洽等,皆非阁帖原物,而是另一失真之摹本耳。
  以上所定真伪优劣,有些是见过李本《阁帖》后加以研究比较,始敢做断言者。李本之出,使有志学二王、晋人者增加无限力量,而数百年来世人对《阁帖》之希望,得以满足。下章即介绍临川李氏藏本《淳化阁帖》。
  清康、雍间王澍(字虚舟)著《淳化阁帖考证》十二卷,参考宋、元、明一些著作,详载自宋以来种种翻刻本,以及毕生所见各种本,并所见明代号称自祖本翻刻之泉州本(《考证》称为《世綵堂帖》),及明末肃府本(虚舟不及见乾隆御刻本),总结出诸本之共同摹失处有卅处之多。在清代稍晚,临川大收藏家李宗瀚忽得一部完整十册的阁帖,不但得免那卅处缺画缺字的失误,并且笔意生动,拖丝转折宛如亲见晋人握管临池。当得此帖时,惜精于考证、鉴赏之翁方纲已逝世,致李氏其他碑帖俱有翁之题跋,而此本独无。李宗瀚不久亦逝世,以致亦少其一跋。李氏子孙经友好劝说公之于世,时已有石印,乃于宣统元年(案1909年)付印,并由宗瀚孙李翊煌加一题跋。 此外仅有明万曆间潘祖纯一跋,疑为南宋淳熙(案宋孝宗年号,1174—1189年)修内司本。另外仅有清康熙间查昇一跋,仅称其为善本,未有考据。此本在民国十五年(案1926年)归当时大陆银行总经理许汉卿,许在民国廿四年(案1935年)以珂罗版影印,但当时只印百廿部,以赠友好之嗜此道者,且邀请上海诸名流、收藏家、考古家如庞莱臣、陶兰泉、李平书、吴湖帆等各出所藏阁帖名本与之比较。不但此本无他本之摹失处,且笔意宛然如生,起止使转皆合晋人笔法,如亲见晋人运笔,皆讚歎不已。然莫测其为何种本,但亦非祖本,以其为南纸南拓也(按此乃当时诸家意见)。
  余于四十年前获得一部石印本,彼时我早有一部有正书局印的张得天本,因我是学王右军的,当时我早已熟悉右军行书《圣教序》、《快雪》、《奉橘》,及日本所藏三帖,草书则以姜辰英本《十七帖》为主。我对张得天本之右军帖本就不甚满意,及得李本,与李本比较之下,觉其用笔可与《圣教序》及上述数真迹帖相印证,远非张本之模棱。草书中与《十七帖》同名诸帖,与姜辰英本《十七帖》比较(姜本早归日本,即今日本《书道全集》所载之“上野本”),始感姜本之失真。然限于当时之书法水平,亦不敢决其为天下第一。后十年复得一部珂罗版本,即许氏所印者,获见许之题跋(在津门获识朱鼎荣先生,乃知此跋即先生尊人为许氏代笔者),始进而研究《阁帖考证》。且经世既久,多见千百年来诸名家书,其依违晋人得失之处,以此本右军诸真迹绳之,如燃犀照水,群邪无可逃。自家书诣亦因此长进,乃知此乃书法界之至宝,能满足数百年来世人从《阁帖》学二王之希望。
  时间淘汰文物之迅猛令人惊歎,时至今日,不但清末之石印本已罕有人知,老书家亦罕有一部在箧者。四十年前之珂罗版因所印甚少,益无人闻见。唯许家亲友之好此道者,偶尚有一部未亡失耳。余乃因之发三愿:一、欲将此本重行影印,公之于世。原本未得前可以往日之影印本翻印,使吾国书法为之大振,一扫清人舍帖从碑之论,不但发扬此本之正宗书法,并通过比较将他本之谬误,笔致偏离右军笔意误人不浅处一一指出,俾世人不但明白此本之为黄金,抑且明见他本之为粪土。二、考证出此为何种本,众误独正之原因何在。三、《阁帖》为宋太宗命侍书王著所辑,由于王著学识荒谬,不知书法,其中真伪杂糅,虽经米元章、黄伯思、王虚舟先后鉴定,已得大部釐然明白。然其中仍有三人不同意见处,究竟以何人为准,且精真程度亦有等差,当与以公允之评价,在取为师范时便有选择,选其真精者付印,将大大节省费用,利于学者。
  日本书道源自我国,然其钻研之功不可忽视,有《书道全集》之编辑,其在东晋册中引诸《阁帖》亦无此本,显然尚未获见。吾年来尝以此本示诸友好之好书法者,常遭淡漠,或有同意此本之稍胜他本,而无人同意他本之为土且,似乎书法可无严格之法度,似乎为了显示此本之传真且明见他本之失真,无可无不可。在后章吾将诸本与李本比较时,写出我的见解,海内不乏高明之士,望进而教之。
  帖学虽烦琐,然若只求集中二王帖者,则唯有求之于《淳化阁帖》,及其姊妹本《大观帖》与《太清楼帖》。前已说过,《太清楼帖》原拓本久寂无闻,亦未闻有翻刻本,所有传世之本悉是伪作;《大观》有十册俱全者,皆是伪作。所传《榷场残本》尚有可观,然细审亦有原本必无之摹失,想《榷场》亦是必无翻刻也。于是二王及晋人书之研究,乃集中希望于《淳化阁帖》,因其子孙繁多,一传再传之本或有历劫经变倖存,逃灾祸得传于世者。王虚舟生于清康熙、雍正间,参考宋人之著述记载,下逮元、明之论述,并根据其平生所见各种本作《淳化阁帖考证》,实为此帖研究之大成。此书总结平生所见诸本,俱有共同,约卅处之摹失,且大部为失点失画甚至失字。王澍没后二百馀年,未闻有收藏家记述曾见一本能此卅处之摹失者,自有影印以来,吾国及影印诸本亦无一能免此病者,皆证实虚舟所考。直至李本以石印问世以来,仍未为世人所注意,仍继续影印诸劣本。李氏本归许时已为民国十五年(案1926年),海上诸名家亦未能定此为何种本。对于这个问题的解答,先要从祖本是木版还是石版谈起。对此在宋时已有争议,而主张木版者占胜。时至今日,种种迹象证明其为木版,所谓上石(《阁帖》每册后有篆书“淳化三年奉旨摹勒上石”字样),乃沿用古来惯用之词。木刻可谓始于唐,广用于宋,但无用“上木”字样者。
  再就木版之性质研究之,亦与所发生之现象符合。木版刻帖之利在柔,易于下刀,能纤毫毕肖。但此与印书不同,印书一时能印数百本,搨一份帖并非容易,因为阴文必须用布包的棉槌将喷湿之纸槌入凹处令其密合,然后复用另一棉槌蘸墨一徧徧加上。阴文之边缘易受压下陷,多拓使字渐肥。杜工部有句云:“峄山之碑野火焚,枣木传摹肥失真”,足见枣木刻书自唐已有,而偏肥是一特点。若一部《阁帖》近二百块,拓一份并非易事,一时不能多拓,故甚矜贵,大臣入二府者乃赐一本。一时初拓不过数十本,过几年再拓,木受天然乾湿之侵,或裂或腐,裂则拘以银锭,腐则使帖失画失字。吾人应更深入研究木版之特性,墨胶甚易沾尘垢,非若石刻可以洗剔;木版乾剔损木,湿洗腐木,所以墨胶沾垢渐积满点画中,则使帖或完全失去点画,或部份掩没,使画短画瘦。若一边沾墨一边内陷,则使点画变形,或移易位置,使笔意失真,不复有传真之价值,故不复赐大臣。欧阳修《集古录》疑版已燬,盖久不闻有搨帖之事也。其实版尚在,但已损坏,再拓本已不胜外间据初拓本之精翻本。欧阳公去淳化已六七十年,版岂有不坏之理。
  直至元右(案宋哲宗年号,1086—1094年),去淳化已百年,版实损坏已甚,禁中久不拓,黄山谷乃云:“元右中,亲贤宅从禁中借版墨百本,分贻群僚。” 又宋曹士冕《法帖谱系》云:“余观近世所谓二王府帖者,盖中原再刻石本,非禁中板本也,前有目录,卷尾无篆文,盖显然二物矣。” 《阁帖考证》引孙承泽所见古本有绍圣三年(案1096年)宋人跋,谓:“御府法帖板本掌于御书院,岁久板有横裂纹。魏王好书,尝从先帝借归邸中模(即拓)数百本,又刻板本藏之,模搨镌刻,皆用国工,不复可辨。”魏王者即二王也。想此与山谷所说实是一事。明明版已坏,对所墨本不满,故据初拓重刻。二王帖今无传,今世所谓祖本,大都即此百年后版已损坏之拓本,或据此翻刻之本耳。元右去大观不过二十年,此最后之墨本谬种流传,坊间复据此粗率翻刻,但求工本廉贱,去真愈远矣。
  时间淘汰文物,不但初拓祖本后世不复得见,其据初拓祖本精翻之本,如《潭》、《绦》旧帖、《二王府帖》,亦不复得见。据南宋人记载,得见一旧拓《绦帖》,已为幸事。其得传于后世者,乃百年版已损坏之后拓本耳。后世所称祖本,想即此种本及其翻刻本,故卅处之错误为诸本共同,而李氏本独能免此,故断其必是根据初拓祖本精翻一传之本。诸本之共同摹失曾使人疑为祖本不精,李本之出,不但打破祖本不精论,而且此本之精妙,甚至有人疑为淳化诸真迹未燬,南宋高宗依之重刻者。其出现之突然,究为何种本,则有明潘祖纯之题跋疑为修内司本,虽未是,颇与人以启发。据南宋人《法帖谱系》,淳熙十二年(案1185年)乙巳岁二月十五日修内司恭奉圣旨模勒上石,今此本无之,足见非修内司本,而很可能为高宗国子监本。查《考证》引《法帖谱系》云:“绍兴中,以内府所藏《淳化阁帖》刻板置之国子监,其首尾与《淳化》略无少异。”明明说是翻《淳化》旧帖。盖靖康之祸虽尽燬原迹,而帝王之力,或能致一初拓《淳化》初拓祖本。或高宗在外时曾携初拓精本自随,为欲加惠学书之士,故精心摹勒,其必为木而非石,盖淳熙去绍兴才四十馀年,若石本未经变故,何须重刻耶!
  按虚舟在“右军部”《旦反帖》下注云:“此帖修内司本阙十一字。”此非引南宋人语,乃虚舟谓自家所见修内司本如此,可见彼所见修内司本亦未免卅处之摹失,明明翻已损祖本而妄加淳熙款耳。世所谓祖本或有名翻刻,大抵作伪託名,而卅处之失误乃“照妖镜”也。
  李氏本或有疑为石本者,吾未见原本,仅凭影印,未能十分决定。倘是木版,更可能为国子监本。从书法之精细程度观,非有深于书者为之监督主持,为钩摹镌刻者决疑改正,不为功。此本“二王部”最精,盖高宗虽善书,万几之暇,亦只能择其最高者多留意耳。在下章,与诸本详细比较时,乃益见其精矣。
  今将诸本卅处摹失,列之如下:
  第一卷 《梁武帝帖》,“谢”字失笔。
  《唐太宗卿与道宗帖》,后少一“卿”字。
  《太宗八柱承天帖》,“川岳之灵”,“之”字下少一波。
  《太宗门下中书帖》,“一二里”,误作“三里”。
  第二卷 《桓温帖》,“馀所”,“所”字摹失。
  《谢安顿首帖》,“君”字有失笔,“奈何”二字少一折。
  王洽《感塞帖》,“承”字、“拜”字,皆摹失。(按:此二字《大观》亦不误。)
  第三卷 《刘怀之帖》,“秋末阳远”,少一“秋”字。
  第四卷 《徐峤之帖》,“动止”二字上多一横,成“正”。(按:张得天本不多此横。)
  《薄绍之帖》,“多当”,“当”字摹失。
  第六卷 羲之《省别具帖》,“宦”字、“祖”字,皆摹失。
  羲之《袁生帖》,“未”字长竖不出头,成“”
  第七卷 羲之《桓公当阳帖》,“蔡工”上多一横,想由板裂,李氏本仅一细线。
  羲之《省飞白帖》,“省”字阙笔。
  羲之《敬豫帖》,“敬”字少左边之绕画。
  羲之《清宴岁半帖》,“”字误作“”。(按:张得天本此字不误,而《十七帖》则误;又同帖“”,误成“”。)
  《向亦得万书帖》,“备悉”,“”字误成“”,下少一横。
  《当力东帖》,“”字误成“”。(按:张得天本有一折痕)
  《舍子帖》,“舍”字失去第二小横,李氏本有第二小横,证明虚舟释“舍”字之正。
  《昨见君帖》,“写”字摹失,而李本小折甚清。按此折甚轻,自非至精之摹本,不能传真。
  《同上帖》,“德周”,“德”字作“”,虚舟释作“德”,亦由李本证之,盖李本作“”,中间不作两点,而作“四”字之横画也。
  《雪候帖》,“患”字之中点与竖连,使人疑为泐痕。
  《弘远帖》,“须迟见此子”,“须”字少一点,虚舟释作“顷”,谓“须”字应有一点,李本正有一点。按文义,“须”胜“顷”。
  《深以自慰帖》“,大断”,“大”字起笔过重,致虚舟与顾从义皆疑作他字,李本甚轻,决不致误为他字,足见顾在中明时代,亦未得见佳本。
  《爱为上帖》,前面缺“吾服食久……”廿一字,而在卷尾重出“爱为上”两行。(按:乾隆御刻移《十七帖》本补之。)
  〔第八卷〕 羲之《多日不知君问帖》,“观望”,“望”字有失笔。(卷八)
  《贤内妹帖》,“贤”字缺一点,致有误释作“知”者。(卷八)
  《伏想清和帖》,第三行“荒”字缺下波。(卷八)
  《此郡帖》,“自非常才”,“非”字缺右弯。(卷八)
  第九卷 献之《奉对帖》,“姊”字缺中竖。
  《冠军帖》,“燋悚”,“悚”字误作“”。按:此帖重见第十卷者乃伪作,而“悚”字则不误。
  第十卷 献之《昨日诸愿帖》,“昨”字“日”旁误作“目”。按:李本亦有此失误,则此失恐在祖本。
  上面所列约卅处之摹失,乃王虚舟根据其平生所见诸本之共同失误处,且虚舟曾见号称自祖本翻刻之明初泉州本(按:《考证》称为《世綵堂帖》,“世綵堂”为贾似道门客廖莹中堂名,或其所祖本乃廖曾藏者),及明末之肃府本。肃府本自易见。泉州本虚舟在《辩马蹄帖》下云“泉州帖拓本往往见之”,虚〔舟〕唯不及见乾隆御刻本,所谓淳化四年(案993年)赐毕士安本,然据曾见毕本者言,摹失处亦同他本。当许氏于民国十五年(案1926年)购李本时,集海上诸名公于一堂,亦无人能举一本能免此卅处之摹失者。且二百馀年来清人欲舍帖从碑,实由帖之失真,盖随卅处俱来,乃整个帖之失笔意也。
  此问题之解答乃所谓传世之祖本,乃某一时期以后所拓之祖本,甚至是百年后之拓本。而后世所传之宋拓本,皆是此等祖本之子孙。乾隆御刻所据之毕士安本,亦是伪託名,岂有一年后之搨本已摹失至此者?
  鉴定李本《阁帖》之为绍兴国子监本,非有确证,而是半考据半推断,定其此本较为合理。最重要者,为从其书法之精微传真程度推断,非有深于书法者主持摹勒,为之正误决疑不为功,此则非高宗莫属。至《大观》之刻,主其事者为蔡京,书法水平去高宗远甚。徽宗虽好书,其瘦金体实非书法正宗,故《大观》虽改正《淳化》一些错误,仅关于书家之朝代、官衔方面,而未必以书法胜《淳化》。高宗之时,未必无《大观》初拓本,绍兴之不覆《大观》而覆《淳化》,必有见地。下面取几种本与李本比较时,中即有所谓《大观榷场残本》。是否为《大观》原本非无问题,果为真本,则《淳化》、《大观》优劣显然矣。
  前章以诸本共同之卅处摹失,推考出诸本同为自某一时期以后板已坏之祖本翻出;而以李本之独能免此卅处摹失,推断其为自初拓祖本精翻一传之本。实则其为何种本,固无足重轻,卅处之失误本无足重轻,在十卷中卅字之有无本于学书无足重轻,足重者随此卅处俱来之各种失误,虽不完全失去点画,其点画方向位置之偏移,长短肥瘦变易,拖丝锋鋩失去起止,转折变形,每帖每行几乎每字俱有,使晋人、二王笔意完全失去,清人故有“舍帖从碑”之论。此等失误不仅由于祖本版已坏,且由辗转翻刻误差积累,或粗滥翻刻摹鎸,方至此极。如果根据板已坏之祖本精翻一传,某些错误是不会有的,例如草书之右绕,右军是圆的,其他名书家也是圆满的,李本都是圆满,诸本常误为扁,此非所源祖本版坏之咎,而是误差积累或粗滥翻刻所致,或是所谓自祖本实仅自版已坏之祖本子孙再翻者,此最后之翻刻纵精亦复何用。例如肃府本号称自祖本出,并非钩摹镌刻不精,而某些错误证明其所翻刻不惟不够版已坏之祖本,且仅为其不肖之子孙耳,温、张二士之用力亦复何用。乾隆御刻本所称淳化四年(案993年)赐毕士安本,既是伪託初拓祖本而亦有卅处之摹失,安能决其即板已坏之祖本而非更劣之物。总之,劣至一定程度,虽谓之板坏祖本,尤为过誉,而精至一定程度如李氏本,竟能使人疑为南宋人从原迹上石,此虽决不是,其为初拓祖本精翻一传之本,则决然无疑。诸本之失真,使学书者误入歧途,已有清人许多书家定论,非吾一人强为轩轾。右军真迹尚有《快雪》、《奉橘》等帖,及《圣教序》千馀言集书,皆前人所及见。《阁帖》诸本之为土且,自是曾经比较后之结论。今择数帖,将李氏本与其他诸本比较,但每帖只取数字,以概其馀。
  现选取李本中以下数帖,与他本比较之:
  一、《七十帖》。李本与宋拓《十七帖》及肃府本《阁帖》之比较。
  李本
  宋拓《十七帖》
  肃府本
  关于此帖,先录王虚舟《考证》一段如下:
  按《十七帖》一卷皆右军真迹,所谓凤翥龙翔,左规右矩之妙,具于此帖见之。不知王侍书当年何所见,遂生去取其间,且不过数帖,已半脱误乖舛。及其存者,又复钩摹失真,比之唐模,相去千里,不谓草率,一至于此,可惜。
  读此段议论,足见虚舟平生所见《阁帖》本,与所谓唐模本《十七帖》即今宋拓馆本《十七帖》(姜辰英本亦是此类)比较,远不能及。今以肃府本代表一般《阁帖》本,诚不及《十七帖》,从下面的比较看来,李氏本则有远胜《十七帖》矣。
  (一)“今”与下“年”之首小撇反竖画之起笔势为右按,左撇,复右按,后垂直下行。《十七帖》之竖起笔不明显,遂失此味,竖画亦以微偏之方向失其意。“年”字,李本三横近于齐长,《十七帖》则第一横长得多,第二横缩,此处非右军笔意。肃府本以及其他《阁帖》本则偏扭不成话矣。
  (二)“政”字磔笔,李本为出锋之捺,古味盎然;《十七帖》犹存磔意,肃府本则成长点矣。
  (三)“七十”字,李本“七”字迴锋而出甚清晰,《十七帖》及肃府本均失此笔意。“十”字,李本平直凝正,《十七帖》与肃府本均偏扭不成话矣。
  (四)“知体气”三字,《十七帖》大体尚存李本形象,惟“体”字左右联画太重,此草书联笔,肥瘦失度,为诸本通病。“气”字,中竖失直垂意,肃府本则不成形矣。(按:当趯垂而偏扭失直气,亦诸本通病,此虚舟所以呵《阁帖》也。)
  (五)第二行末“懃加”二字,十七帖“懃”字左上横嫌长,使全字有左倾之势;“加”字与李本较,便知右军此处笔意是“力”横不太长,竖大方向是趯垂的,而撇则长至矩形另一角,若《十七帖》及肃府本,均失此古味矣。
  (六)“庆”,《十七帖》上二横不平行,肃府本中横断。
  (七)《十七帖》“复”字似是而非,李本此字左撇虽接版坏处,犹可察见弯兜之象,右长点下段有下垂之象,是内史笔意,使全字稳立;《十七帖》则感笔势不足,肃府本则不堪比拟矣。
  (八)“养”字,《十七帖》末点过轻,是墨掩之象,肃府首二点全失李本及《十七帖》笔意。
  (九)第五行“耳”字有顿笔,《十七帖》失去,肃府本犹存此一顿,但写法应为“”而非“”。《十七帖》及李本皆同,另一“耳”字亦然。按此在草法似无不可,然三卷右军草书凡真迹“耳”字,下横无向右伸出竖画之右者,实因严守草源,固当为“”而非“”。唯《此郡帖》为“”,而《此郡帖》虽诸家未贬,吾在羲之书法研究文中曾疑之,其“及”、“耳”等数字当是临仿。此外则《承足下还来》及《吾昨得一日一起》二帖“耳”字如此写,一则伪劣,一则米以为张旭亦非右军。
  (十)第五行末“一”字,《十七帖》与李本皆短平,而肃府本特长而向右下宕,非右军原笔意。肃府本距李本及《十七帖》均过远。
  (十一)第七行“护”字,李本与十七帖相近,似欹却公成方矩,而肃府本则绞绕偏扭,恶劣已甚。
  (十二)“想”字,左右联画应有横扫气,李本及《十七帖》皆然,肃府本则无横气。
  (十三)“当”字大弯,李本及《十七帖》皆圆,肃府本不圆,此亦诸阁帖本所共同者。
  二、《七儿一女帖》。此亦《十七帖》中同名帖,试比较之。
  李本
  《十七帖》
  肃府本
  (一)“吾”字,李本横竖严整,《十七帖》及肃府本均斜。
  (二)“有”字末弯,李本甚圆满,《十七帖》及肃府本均不圆。
  (三)“七”字,李本凝正,《十七帖》及肃府本均欹侧不成书。
  (四)“娶”字中部,李本极清晰,《十七帖》虽不误而不清晰,肃府本则摹失矣。
  (五)“毕”字长竖,李本趯垂,《十七帖》斜偏左,肃府本则向右偏。而“唯”字竖则斜向左,笔势不协调。
  (六)“尚”字末小横,李本甚平,《十七帖》则向右下宕,不合笔势,肃府本则作大圆兜,联而不断,去真逾远。
  (七)“耳”字,李本末有垂钩,《十七》及肃府本均失之。
  (八)“同”字,李本亦两边对称平衡,《十七帖》及肃府本均欹侧不成字。
  (九)第二“有”及“情”字下面圆绕处,《十七帖》及肃府本皆不圆。
  (十)“内”字,李本及《十七帖》均方折,肃府本改为纯圆笔。
  (十一)“外孙”二字之出锋点,李本进出锋对称,为右军惯用手法,如《平安帖》“来”字右点状。草书名家如明末傅青主辈率能效之。《十七帖》及肃府本均失之。
  (十二)“足”字,肃府本上翘过甚,成怪状。
  三、《太常司州帖》。李本与《大观贴》、《澄清堂帖》及肃府帖之比较。
  李本
  《大观帖》
  肃府帖
  首先发现末行“冀或”二字唯李本清晰,见到“冀”字尾拖丝是接到“或”字上横左起处,不过拖丝方向与横相近,故有重叠之象,但仍清楚分得开,不似他本拖丝从上横尾部入。《大观》此帖犹接此横上线,而横末与戈画联络仅馀一平长点,唯李本存其真,此为此帖之最要点。
  次为“妙”字长撇绕转处,唯李本圆润,三本皆有一折痕。
  次为“冀”字长横下,李本明明是一小横,他本此处泐成一团,按二王草法,一横二横均可。
  四、《追寻伤悼帖》。李本与肃府本比较。
  李 本
  肃府本
  肃府本“寻”字及“得”字,竖均嫌偏斜,“昨”字右竖更斜,甚使全字不稳。“自”字亦偏斜,“便”字左竖亦偏斜,且磔笔李本有波,形成短捺状,肃府本则成长点。
  此帖“哭”字,李本长撇弯长直至与中横左端齐长,唯近梢分许处有一黑点,盖他本此撇之短乃由版被墨污塞故少去一段,而此本仅有一墨点,尚存原形。按笔意,此撇应长与横齐,如《旦极寒帖》之“大”字意,而不应似《快雪晴帖》“山阴张侯”之“侯”字撇状。
  五、《鸭头丸帖》。李本与今存墨蹟即“馀清斋”曾刻之原迹之比较。
  李本 摹本
  如前已说过,《阁帖》所据为真本,而馀清斋所刻为另一失真之摹本,试比较之。
  李本“甲”旁“田”近方,馀清斋本则二竖皆内斜,右“鸟”上面较窄,而下面之弯不圆。三小横无论“鸟”内者,无论下“头”字内者,李本均极清晰,另本有凌乱之象。“丸”字横画起处,运笔逆入极清晰,另本则模糊。“与”字弯画横段,李本平,与《奉对帖》“与”字同。另本横段向上微扬然后圆兜下,此虽在书法上无不可,然失大令之真,盖大令此处手法乃承上面小横以及前字二小横之平势而来。“君”字二横均甚平,斜竖收笔甚壮,与右边出锋之点及上二平横成稳重安立之形,另帖则欹侧不够名书矣。
  大令书虽行笔多瘦,然“相”右边牵掣之点及“见”字末笔,则用重磔。右军凡“见”字草书,末笔亦然。另本则徇俗,用轻笔矣。
  上面的比较揭示吾人一种情况,即摹本若是源真本精心钩摹者,纵令一再转,亦不致有某种差误,独有一种以旧纸略钩轮廓然后俾能书者以手书之,欲充真迹作伪者,乃有此种“毫釐之差,千里之失”也。
  六、《十一月廿七日帖》(《寒切帖》)。李本与今传世有绍兴小印墨蹟本之比较。
  李 本 唐摹本
  墨蹟本乃唐人临摹本耳,所用笔为一种健心笔,唐宋人习用易得肥。凡联络之画嫌肥,“寒”字上横过肥,“悬”字下面是三过之“心”而非横状。“少”字中竖,李本趯垂而不斜,墨本则偏斜,且长撇作偏垂露,不似刀状之掠意,非右军笔。右军在《阁帖》中,“少”字凡数见,均作斜悬针(刀头状),无作近似垂露回收者。“谢”,左竖尚未挑出,已与右绕画遇,李本则分清。李氏本此帖笔致如生,使转绞绕处有兔毫过折之痕。吾人若习见右军并惯用兔毫,则不必比较,亦可见墨本之非右军笔。
  以上的比较仅取数帖,每帖仅取数字,然已足概其馀。俗语说:“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在符合一般直觉美感时,似乎对比之下即能分别,然书道深微,并非仅凭直觉一见便能分别优劣高下。随吾人习尚嗜好之迎逆,常将婉弱以为秀逸,僵硬以为质朴,粗犷以为雄强,欹侧以为生动,狂纵以为神奇,又岂言语之所能辩。然则此章之从书法鉴定李本之为至善,反对者必无而认为他本之为土且,则抱之不放者必尚有人在,岂知道之与魔之不能并存哉。
  关于《阁帖》中诸帖之真伪评定,宋代有米芾之《法帖题跋》、黄长睿之《法帖刊误》,入清有王澍之《阁帖考证》。黄已纠米,王复纠正米、黄之失。老米虽深于书,且曾见内府原迹,然仍不免失误。黄长睿纠王著之外,复纠老米之失,然仍不免失误遗漏处。虚舟虽晚出,且未得见佳本,其所评论,大都公允;又其释文亦能纠正刘次庄、顾从义之误,亦可谓好学深思之士矣。然其未得见佳本,终是一种障碍,其偶有失误处,或由于此。今有李氏本在手,可进一步纠正虚舟。虚舟既未得见佳本,不但只知诟病王著之真伪杂糅,且以辗转传摹之失悉归之王侍书,于《阁帖》钩摹镌刻之精妙传真乃毫无体会,岂知此帖虽真伪参半,其真迹诸帖,自李氏本观之,乃宛若手书,克传晋人笔法。最重要者,乃二王书,而右军三卷其昭示后世以书法正宗者,尤较大令为可宝。如前已说过,右军书除《圣教序》集书外,唐摹真迹不过十帖,其他彙帖所刻《阁帖》以外右军书,大都或是伪作,或经传摹失真,不堪深究推敲。独此三卷中有七八十帖之多,不但如见内史挥毫,且多晚年最精最妙之作,山阴棐几之秘,得此方揭露无馀。羲之草书尚推《十七帖》,及李本出,以《阁帖》与《十七帖》同名帖较之(如前章),便见世传《十七帖》诸本之失真所在。今日所传草书墨迹仅《万岁通天帖》中之《初月帖》,虽晚年,并非甚精者,盖受兔毫浸墨过深之影响,腰弱生奇怪,右军虽善控此等笔,“月”字即生奇怪矣。此本既出,乃复见山阴真面目,盖唐内府诸帖流入民间,复归宋内府。《十七帖》乃有其半,且《十七帖》虽右军晚年妙迹,每偏于文静一类风格,右军本有一种雄强咨肆者,在《阁帖》中始得见,然非此本不足以表出之。
  大令书世间本稀,如前章已论,宣和后得之《鸭头丸帖》并非真迹,真者乃《淳化》原帖。《阁帖》中《廿九日帖》非《万岁通天帖》中原物,乃另一摹本,况原帖虽因王氏家传人不敢议。然此或是大令早年书,总非大令佳迹。当知王方庆去其远祖已二百馀年,所进呈诸帖未必悉是家传遗物,或有外购求者。此帖用笔虽近晋人笔致,钝滞岂足当逸气,盖世之子敬,谓之早年,尚是保守之词耳。老米谓此帖为伪,但以帖语非晋人文字,不足服人,然其不满于此帖之书法亦可知矣。《阁帖》所据即老米所见,非《万岁通天帖》原物。《阁帖》大令诸帖如《奉对》、《思恋无往》、《鄱阳一行》诸帖,始足表大令逸气雄奇,《阁帖》以外,固无一帖能及之也。(按:《阁帖》以外,固无一帖真大令行草书。)
  此外,晋人书如王廙、王洽、王珉、庾亮等,亦皆入妙品。然非得此真本,不能见其妙。劣本多违背晋人笔法,万不能学,则此本关系晋人与二王书法之断续又是浅鲜,岂可不表而出之乎。
  今拟将《阁帖》中诸帖加以选择,以便影印时可以取其最精者,不必用全部,乃可节省学者费用。由于诸本歪曲真象已甚,《阁帖》中本来是真迹者,亦近于伪,使人益难判断。有此传真之本,方能进行选择工作。选择的原则是从严,宁缺毋滥。
  按《阁帖》所刻诸迹,其中伪而劣,诸家并弃者,当然不选。其真而精,诸家公认者,自在选採之列。独有一种真伪精粗尚有争议者,应提出讨论,在此先定出去取,并写出理由。
  真迹有两种:一种亲笔,一种是精心钩摹者,所谓唐摹,下真迹一等。此两种不能从拓本分,皆应在选取之列。一种虽从真迹钩摹而出,但或钩摹欠精,或再三转,故笔致稍欠,如大令《相过帖》,米以为伪,黄以为“借非献之,韵自可赏”,王虚舟则以为大令存意书。此帖非无缺点,致来老米之讥疑,缺点即在点画笔致稍差,且结字亦稍鬆。又如右军《朱处仁》、《清宴岁半》、《吾服食久》、《龙保》、《离不可居》等帖,虽为《十七帖》中帖,但不能与其他“七十”帖,《游目帖》等比。盖传摹失真,或在笔意,或在行间,但以第七卷末之“爱为上”两行比之,可见矣。此数帖不选。
  传摹中或有缺行缺字,为人填补者,大瑜小疵尚可取,如《此郡帖》,颇疑第二行非右军笔,但他处尚可。此帖为右军辞郡时书,故仍选录。
  想《小大》皆佳帖,虽有真字,唯后四行为原行,想帖已残甚,为人描补拼凑成行,复经一次传摹,令人不可耐。此则瑕多于瑜,不选。
  有疑为代笔人书者,如《夫人遂善平康帖》及《敬豫帖》,米以为代笔人书,王虚舟则云米常以《阁帖》中较大之字为非右军,意似不以为然。愚以为《夫人帖》“夫”字极似《旦极寒》,“平”字极似《平安帖》结体而神韵稍差。《敬豫帖》“委”字不稳,俱非右军,米鉴良是。是否代笔人书或名手临摹,尚难决定,总不在选取之列。
  《雪候帖》,米以为伪,黄、王不为之辩,是亦以为不佳。查姜白石《绦帖评》,则以为右军书之平平者。吾以此帖法度精严,纵乏右军一种嶲韵,应在可取之列。《考证》谓“患”字刘释作“苦”,诸本竟作“在”,李本正作“患”。足见诸本之失误。
  一种为重出之帖,一真一伪者,三家均已鉴定无误,即依之作去取。又如《鄱阳归乡帖》,重见于第五卷及第十卷,皆临摹本,老米于第五卷则注为子敬,第十卷则注为羊欣,其实第五卷固非子敬,第十卷者亦不够羊欣,无论子敬,应以虚舟为是,俱不选。
  《敬祖帖》,亦重见于第五卷“古法帖”及第十卷“子敬部”,米老定为子敬,长睿既考出《敬祖》较早,与子敬不同时,明明学大令书者书前人帖语,字势鬆弛,岂足当大令。虚舟谓其神骏,神骏安在?
  羲之有一种集书,如《昨见君帖》、《十月七日帖》,既是草书集成者,无行间法,恐误人观赏学习,可以不选。
  又《适欲遣书帖》,米以为智永,黄以为伪,王以为“字势圆遒,非右军不能”。吾以用笔、结字俱佳,但草书字与字之间如此之密,而行间如此之疏,实与集字无殊,不可取。
  今选羲之书如下:
  《省别具帖》六行。
  《旦夕帖》五行。
  《诸从帖》五行。
  《此诸贤帖》三行。
  《旃剡胡桃帖》六行。
  《秋中感怀帖》三行。
  《七儿一女帖》五行。
  《游目帖》十一行。
  《谯周帖》四行。
  《知足下连不快帖》四行。
  《旦极寒帖》六行。
  《建安灵柩帖》四行。
  《追寻伤悼帖》十一行。
  《袁生帖》三行。
  《适太常司州帖》五行。
  《司州供给帖》六行。
  《适重熙书帖》八行。(首行。“如”字极生硬,疑有摹失。)
  《二谢帖》三行。
  《七月一日帖》六行。
  《桓公当阳帖》八行。
  《谢光禄帖》三行。
  《徂暑感怀帖》三行。
  《知念帖》六行。(虚舟以为非右军,想未见佳本。)
  《长风帖》四行。
  《寒切帖》五行。
  《皇象帖》二行。
  《远妇帖》二行。
  《足下小大佳也帖》四行。
  《大常患胛帖》五行。
  《向亦得万书帖》四行。
  《热日更甚帖》三行。
  《贤室委顿帖》六行。
  《七月六日帖》三行。
  《当力东帖》三行。
  《四纸飞白帖》二行。(按:《飞白帖》可併在《贤室委顿帖》为一帖。)
  《月末帖》二行。
  《乡里人择药帖》五行。
  《雪候帖》三行。
  《爱为上帖》第七卷末二行。
  《盐井火井帖》二行。
  《政七十帖》九行。
  《伏想清和帖》七行。
  《运民帖》二行。
  《足劳人意帖》一行。
  《多日不知君问帖》六行。
  《不得西问耿耿帖》一行。
  《周常侍帖》二行。
  《乡里人乐著县帖》十一行。
  《不大思其方帖》三行。
  《吾唯辨之帖》四行。
  《中郎女帖》四行。
  《得西问帖》三行。
  《淡闷乾呕帖》四行。
  《发疟帖》三行。
  《江狼帖》三行。
  《贤内妹帖》二行。
  《安西帖》三行。
  《夜来腹痛帖》七行。
  《冬中感怀帖》五行。
  《阔转久帖》三行。
  《不得执手帖》三行。
  《邛竹杖帖》二行。
  《上虞妹帖》二行。
  《阮郎帖》七行。
  《丘令送此宅图帖》四行。
  《不得西问帖》一行。
  《飞白帖》三行。
  《谢生在山帖》六行。
  《採菊帖》五行。
  《昨故遣书帖》七行。
  《雨快帖》七行。
  《黄甘帖》四行。
  《取乡女声帖》二行。
  《此郡帖》八行。
  计七十三帖,三百廿五行。
  在选献之帖以前,先略谈一谈情况。献之书远较羲之为少,在六朝已有“买王得羊,不失所望”之语,唐人书势渐趋狂纵,伪作大令者尤多,或有集书,亦非悉从真迹来,或有从传摹失真之本拼凑而成者。米、黄、王三家皆失之过宽。我有专论《阁帖》中子敬书一文,详论其书法,其中只选廿三帖,分完善无疵者十五帖、大瑜小疵者八帖。其为三家所选而吾不取者十馀帖,以与海内深于书法者共商之。
  献之书:
  《思恋触事帖》六行。
  《愿馀帖》七行。
  《思恋无往帖》五行。
  《阮新妇帖》三行。
  《奉对帖》九行。
  《肾气丸帖》三行。
  《先夜帖》五行。
  《承冠军》三行。
  《可必不帖》三行。
  《鸭头丸帖》二行。
  《不审疾损帖》五行。
  《服油帖》五行。
  《昨日诸愿帖》十一行。
  《不审尊体帖》五行。
  《鄱阳一行帖》六行。
  以下诸帖稍有疵瑕,仍在选取之列:
  《永嘉帖》九行。
  《诸舍帖》二行。
  《节过岁终帖》八行。
  《授衣帖》十二行。
  《姑比日帖》六行。
  《安和帖》十三行。
  共廿一帖,一百廿八行。
  今列违三家之意,不取之帖如下:
  一、《发吴兴帖》。米、黄定为真迹,无异议。然虚舟指出“五”乃“吾”之误、“与”乃草书“兴”之误、“后”乃草书“复”之误,似对此帖不能无疑。此等错误不能归咎钩摹镌刻者,而是原帖之咎,此帖决非真迹,而是拼凑作伪之钩摹本。盖唐宋人购晋帖已不求其必为真迹,即钩摹本已甚宝贵,作伪者因而几种法:一是自真迹精心钩摹,此在学书,即作真迹观可也;二是临摹本,虽出名手,点画、用笔、结字必多不合;三是集成钩摹,若字有真源,点画、结字虽无病,行间则易觉察。字有真源,亦足观玩,舍其行间而赏其字可也。若原帖残损已甚,或仅知帖语而欲作伪,就帖语拼凑钩摹,而来源真伪杂糅,当真源较多时最不易辨。大令书多蝉联,作伪者就帖语拼凑,常截取数字一笔成书者,其不可得真源之字,则临仿拼凑,故一帖之中行间或贯或不贯,用笔、结字或是或不是。例如《承冠军帖》第九卷者为真迹,而重出第十卷者,并非自真迹钩摹或临摹下,而是依此帖语自他帖钩摹或临摹拼凑而成。有真迹在傍,尚能鉴别,设无真迹在傍,几何而不受其蒙哉。此《发吴兴帖》字颇多真源,胜《静息》、《白东》等帖,然自行间论固多不合,结字、用笔亦能觉察其不合处,盖集字亦有自伪帖中来或竟伪造者,因仅二三字,人或谅之,而鉴定应从行间、结字、用笔三方面严格要求明矣。大令之盛名岂易得,有些书家或赏鉴家一方面高视大令,甚至谓超过右军,一方面将伪作真,不啻在虚名上肯定,在实际上否定之。试观所选确真完善之十五帖,上列不取诸帖之病,何处放得进耶。
  二、《静息帖》。此帖三家均以为真,细查点画,既未能宛若手书,虽得李本,尤未能令人满意。行间尤劣,明系集成或作伪。其个别字之优劣,亦随其所取字之来源,其稍佳者,乃有真源也。若行间大都甚劣,其稍有略顺适者,或是截取原帖数字蝉联者。以此不顾三家之鉴而弃之。
  三《姊性缠绵帖》。二行书绞绕瘦劲有真源,然似是而非,乃有真源而传摹多转,远失真笔,看去颇不顺眼,如“事”字上横左边嫌短:“不可”,“可”字横画下搭,与上“不”字不能融洽;帖末“耳”字,末笔不顿而飘,非山阴家法,此传摹之失也。此帖虽无集字之杂乱,然虯绕飘浮,恐误后学,故舍之。
  四、《夏节近帖》。前三行尚可入选,后面行间杂乱不贯气,亦是拼凑作伪之书,不足取作师范。
  五、《岁尽帖》。此帖虽有真源,恐是辗转传摹之本,点画不能宛若手书,行间既不贯,结字有不甚紧者。总之此帖使人有不融洽感,借非摹失,恐是一种拼凑之书,故亦有佳字,拼凑之集书再经传摹乃如此。作伪者眩离娄信然。
  六、《卫军帖》。此帖行间虽无大病,除后数字,亦多不融洽。点画稍僵,恐经传摹失真。末行有可取处,从严可舍。
  七、《白东帖》。此帖虽有真源,有佳字,然颇多缺点,首行尤劣。第三行“岂”字下“谓”字有猥琐之状。第四行“恻”字右竖偏斜失度。第六行“悲”字二竖均不佳,右竖之斜无补偿。后三行有佳字,然如“积”字、“愿”字,不稳而气弱,有误后学,精选时可弃之。
  八、《舍内帖》。首“白”字前,显然缺“献之”二字。首行末“遂”字,本属第二行首。行间之挪移在《阁帖》本属常事,然此帖“舍”字中竖之斜,全字拘谨,则咎不在《阁帖》,可舍之。
  九、《得西问帖》。草书平静,是早年学右军书,然怯嫩,若《还此帖》,则并此不如矣,可不取。
  十、《月终帖》。米以为伪,王以为真,吾以为有真源,但传摹失真。“终伏惟”三字,甚怯嫩。“不审”,“审”字中竖斜得无理,与上“不”字中竖不接气,试比较《不审尊体帖》中此二字,便见优劣,可弃。
  上列十帖,除《姊性缠绵帖》从宽尚可取,馀併应弃。另有第九卷末之《诸舍》二帖,虽无大病,亦是后人临仿,庸俗之气盛使人不可耐。又《仲宗》、《黄门》二帖,米以为伪,黄以为亦王氏书,非大令。王则以为是真大令,有自在游行之致。吾以为自在安在,乃拘涩耳,不取。右军第七卷后《小园子帖》,米以为前三行伪,后皆子敬书;王虚舟以为狂纵不够子敬。虚舟论子敬本宽,于此帖独严。然此中非无真源之字,远较第九卷末之《诸舍帖》为佳,故能惑老米,然亦拼凑之书,或再经传摹,故不选。又,虚舟以第四至第八行为一帖,第九至末为一帖,吾以为然,且后一帖为佳。
  从上述诸帖之评语,可明二事:一者,伪帖之来源甚多,集字之来源本有真伪,传摹之精粗亦有等差,集字作伪复与传摹结合,非以书法从严要求不能辨。二者,对献之书法认识,应从所选诸标准帖求之,然后通过比较方知优劣之分。若从未研究《阁帖》,而以为可以望气而知者,吾不信也。
  选择献之帖之工作,非得善本如李氏本者实无从进行,因真帖受歪曲亦失其真。献之《阁帖》以外之真迹几于绝无,不似羲之犹有《圣教序》以及《快雪时晴》等约十帖以为标准衡量,故必从李氏本参考三家之鉴定,更加从严。今选出廿馀帖,此方是真献之。若胸中未嫺熟此廿馀帖,认识其他似是而非之帖,而议二王优劣,岂能有当。
  魏晋六朝人书:
  选帖宗旨是为学书,是以书法衡量为准,书衡各家不尽相同,是以米、黄、王三家亦有互异。魏晋六朝人多有仅存一帖者,不似二王书可以从多帖求准,而只能从本帖书法优劣定真伪高下。三家所见皆同,余亦同者则定之,其有不同者则提出去取理由。
  一、张芝书只晋宣名下两行堪当“绝伦多奇”之讚,若《秋凉平善帖》,虽古雅专谨,不足当之。学章草者,若学此等书,必流入平庸一路,皇象《文武帖》亦然。学章草者应学索靖《七月廿六日帖》、王廙后二帖,不应学此等拘谨之书,更不应学世俗所传之《急就章》与《出师颂》之类。
  二、张华书虚舟以为多俗笔,《考证》又引姜白石《绦帖评语》非之。吾以为此帖遒劲,大部字皆有法度,“反”特古,署名亦好,应取。
  三、萧子云小楷帖,从此帖观之,“冻蝇”之讥不虚,而虚舟称颂之,殊可怪。余以为子云书未必尔尔,“冻蝇”之讥正根据此等帖,而此帖是否即能代表子云书则是一个问题,甚至此帖之真伪亦大有问题,六朝书名岂易得哉!
  四、沉约书虽有清致,然书法绞绕,无可师法处。真伪既无可定,此选又只重书法,舍之可也。
  五、锺繇《宣示帖》原本亦经传摹,亦未能胜《阁帖》外他本,亦同右军《黄庭》、《乐毅》之类,可不选。
  六、古法帖中宋儋书,米谓儋为唐明皇时人,学锺书专取侧势;虚舟则以为一正一偏,清思迥迥。吾以二公之语皆不恰当,儋书有锺法,但又不甘拘守法度成“冻蝇”,欲取侧势生妙态而学力未足,故一篇之中忽纵忽谨,不融洽,盖有志未成者。其书将今人迷惑,故虽佳不可学。
  魏晋六朝人无不学锺、张,与二王同源。吾人学二王外,宜从魏晋诸家学得其变化、风格、体态,而不变根本处,并研究右军书法何以在书才辈出之东晋独冠侪辈,更进一步研究二王优劣。书道深远,浅尝辄止者终不得入耳。
  今选帖如下:
  张芝《之白阿史帖》二行。(此帖在晋宣名下,首有“之白”字,高古精妙,前人定为伯英,信非伯英不能。)
  桓温《大事帖》五行。
  王导《省事帖》八行,《改朔帖》五行。
  王敦《蜡节帖》六行,《十八女帖》四行,《何如帖》四行,《今欲出帖》四行。
  王廙《祥除帖》六行,《奉赐帖》四行,《七月十三日帖》九行。
  郗鉴《灾祸帖》五行。
  谢安《念君帖》四行。
  庾亮《书箱帖》五行。
  杜预《岁忽已终帖》五行。
  王徽之《得信帖》七行。
  王洽《寻告帖》三行,《不孝帖》七行,《兄子帖》三行,《感寒帖》二行。
  王珣《三月四日帖》四行。
  郗愔《九月七日帖》三行,《廿四日帖》九行。
  卫瓘《故州帖》六行。
  谢万《七月十日帖》六行。
  庾翼《故吏帖》七行。
  谢璠伯《比计帖》四行。
  谢庄《弟昨还帖》七行。
  王焕之《二嫂帖》八行。
  王坦之《谢郎帖》四行。
  王凝之《庾氏女帖》七行。
  王操之《识婢帖》三行。
  王邃《始事帖》三行。
  索靖《七月廿六日帖》四行。
  王昙首《昨服散帖》五行。
  王恬《得示帖》二行。
  孔琳之《日月帖》十一行。
  王筠《节过帖》六行。
  陈逵《岁终帖》三行。
  王僧虔《刘伯宠帖》十三行,《南台帖》六行。
  萧思话《节近帖》四行。
  薄绍之《知弟帖》六行。
  东晋元帝《忽中秋帖》五行。
  东晋明帝《墓次帖》二行。
  东晋哀帝《承中书郎帖》四行。
  东晋简文帝《庆赐事帖》六行。
  东晋康帝《陆女郎帖》二行。
  东晋文孝王《异暑帖》三行。
  宋明帝《郑脩容帖》四行。
  共五十一帖,二百五十五行。
  选魏晋六朝后,便当选唐人书,我以为书法盛于晋,极于二王,始衰于唐。初唐三家及唐文皇尤有六朝风味,然亦只部分书能及格。虞书《庙堂碑》为唐碑第一,堪入晋人之室。《阁帖》中虞书唯《左脚帖》堪入选。率更正楷,我同意明王世贞“幸幸寒俭殊不足观”之评,《九成宫》尤劣。其行书似欲法古得奇而褊隘已甚,去魏晋风度远矣。唯草书二帖(在献之部中)法度精严,前人谓“难与竞爽”者是也。褚河南诸碑均不佳。《阁帖》中《家姪帖》有六朝柬札之风。薛稷、褚庭诲各一帖,皆佳,有晋人自在游行之致。唐文皇《温泉铭》等并不佳,求奇反生扭戾。唯《阁帖》中《两度帖》直逼右军,取此帖以代表其书。
  以上对唐人书的评论,并非我故作高论。如果吾人根据李本《阁帖》,用力学习上面所选的二王、魏晋六朝人书,以及北碑中如《张猛龙碑》等几种较完善之碑,就能发现南帖、北碑的统一的书法,要求便高高。书法可以有千殊万别的风格,但法度准绳是一致的。
  文皇下诏褚继虞。弘文馆内校王书。君臣书法堪知圣。千二百纸间言无。至宋所存不什一。竭泽而索源终枯。百五十帖真仅半。中多鱼目混骊珠。米黄校雠犹有失。虚舟晚出将奈何。八百年间一四顾。卅处摹失如燃犀。所见诸本并如此。谁能解此千古谜。考证考古不见古。想像祖本徒纷拏。绦潭旧拓空著录。二王府帖魂梦纡。考出魏王借旧版。曾墨百本散中都。坊间据此复辗转。粗滥製造多差讹。託名旧本况作祖。并是此等譸张徒。清代书家真有识。捨帖从碑论未拘。临川忽出李氏本。四宝失色光陆离。山阴书法断复续,一线赖此齐欢呼。悬揣高宗曾在外。祖本初拓应自随。镌摹一时皆国手。君王善书能决疑。此本一出如杲日。拖丝转折复其初。夜光闇投遭控剑。伯乐无力仍盐车。忆昔清末曾影印。化身千万庆群迷。许氏刊此太珍祕。百二十部得者稀。我学此本四十载。欲报师恩传鉢盂。真经有法难如此。呜呼吾意其终幸。
  右题临川李氏本阁帖有感。东至周伯鼎未定稿,时年七十七矣。
  (全文)

标签:

书画知识
书法学习
字画鉴赏
书画资讯
武汉安全可靠的助孕上海代孕包成功巫溪供卵代孕昆明助孕价格乌克兰供卵代孕报价表沈阳助孕包性别中介生孩子深圳供卵流程借腹生子的风险北京借肚子生孩子价格广州哪家助孕中心好武汉助孕中心杭州借腹怀胎机构武汉借腹生子是怎么弄上海世纪供卵试管上海代生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