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0.郭庆祥被判赔范曾7万元 表示将上诉

发布时间:2022-02-27   来源:未知    
字号:

  据悉,郭庆祥昨日下午在京召开媒体见面会,全国数十家媒体前往。昨日上午,记者拨通了身在北京的郭庆祥先生的电话。
  记者:您好,郭先生,你怎样看待一审判决?是否还要上诉?
  郭庆祥:情理之外,意料之中。这是“流水线作业”打败了艺术批评。我会继续上诉,这毕竟不是最后的判决。正常的文艺批评与名誉侵权之间本来就泾渭分明。北京昌平法院的这一判决,反而混淆了这一界限,开了一个错误的先例。我之所以要上诉到北京市一中院,是因为这起案件已不是我郭庆祥个人的问题,而是美术界有关艺术批评的探讨和争鸣的问题,是艺术批评和“流水线作业”之争的问题,更是社会责任问题。判决书中说我的文章对范曾的诗、书、画、作画方式及人格分别做出了贬损的评价,我质疑“贬损”这一用词。我作为一个文艺批评作者,文章中如果不能用贬义词难道还用褒义词吗?
  记者:但齐白石画虾、徐悲鸿画马,不都是有大量的重复吗?因为喜欢的人太多,而且就喜欢画成那样的,所以画家不得不重复自己。
  郭庆祥:白石画虾是一张一张地画,为了养家糊口,他也靠画画卖钱。但他不是像范曾这样,流水线上的成批生产。范曾的这些作品是什么?说白了就是人工复印机式的千篇一律作品,一套熟练工的工匠产品,既没有时代精神又没有艺术价值。
  记者:范曾曾经批评过吴冠中(90年代初,吴冠中曾出“笔墨等于零”的惊人之语。其后,范曾在《黄宾虹论》中说:“有以为中国画笔墨等于零者,其用笔之浮而躁,如春蚓之行于草,秋蛇之绾于树。鄙陋浅薄,厚诬国画……”)而您则被称作“吴冠中背后的推手”,您批范曾是不是为了抬吴冠中呢?
  郭庆祥:吴冠中确实是好,好的艺术家就是要推出来,好的东西就是应该宣传。吴冠中的作品是有时代精神的,他把时代精神画了出来。吴冠中现在出来了,这说明我郭庆祥有眼光。说实话,这场官司,输赢不重要,关键就在于唤起艺术界的争鸣,能够对当代人的审美起到一定的作用,这个更重要。
  记者:那么您觉得吴冠中是大师吗?
  郭庆祥:今天的大师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胆子大,二是脸皮厚。大师是后人评的,吴冠中是不是大师,也需要后人去评。吴冠中生前亲口对我说过:30年到50年后,再给我定评价,他又曾对我说:“艺术是有生命力的,艺术家要用自己的情感去回报社会”。
  记者:谢谢您,我还会再去听听范曾的说法。
  郭庆祥:没有关系,大家都可以出声,都来讨论这个事情。这场官司不在乎谁输谁赢,就是希望大家来讨论什么是艺术美。
  记者随后又与范曾的委托代理人、北京市东方律师事务所的薛秋红律师取得了联系。
  记者:您好,我和您的名字一模一样。请问范曾先生对案子的判决满意吗?
  薛律师:可能不太满意。7万元,只是象征性的赔偿。不过,范先生相信法院是公正的。
  记者:现在对方明确表示要上诉。
  薛律师:他要上诉就上诉,这是他的事。范先生也说要上诉,不过现在没有最后决定。
  记者:听说开庭前范先生曾提出和解,但被对方拒绝?
  薛律师:是啊,我们开庭前是提出可以和解,都已经这么大度了,妥协了,可是对方反而不调解。
  记者:那么您怎么看待“流水线作画”呢?
  薛律师:我觉得“流水线”是工业上的一种操作流程,是固定化的,每个过程都是一模一样的,但范先生的每幅画,韵味都是不一样的,虽然可能画的是同一个人物。就说老子吧,他不会今天长这样,明天长那样。就像齐白石的小虾,他画了很多放在抽屉里,来了人就添几笔给人家。所以说,创新都是有限的,画法、技巧上的创新都是有限的。
  记者:请问您对书画和收藏感兴趣吗?
  薛律师:我对书画并不很懂,也没有精深的研究,我只是看双方有没有法律上的侵权。
  记者:这个事情出来后,对范先生的精神困扰很大吗?
  薛律师:是的太大了,在国外影响也非常大,国外的一些朋友包括一些政要都来询问过这事。这对他在世界上的形象也是有影响的。
  记者:但他的社会评价好像并未因此降低。去年12月范老受聘为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院长;去年11月他的一幅《竹林七贤图》以超出评估价1000万元的价格在北京拍出。
  薛律师:一次拍卖不能说明什么。这样口无遮拦、肆意谩骂下去,负面的影响会是长远的。事实上,他不光是画上的侮辱,对人格也进行了侮辱。
  记者:那么我能不能采访一下范曾先生本人呢?
  薛律师:这不太可能。他现在很淡泊,不愿意接受采访,觉得多说无益,他相信法院最后会给予公正的判决。
  事件回顾
  2010年5月26日郭庆祥在《文汇报》争鸣栏目发表署名文章《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表示艺术家还是要凭作品说话,没有点名地批评了当前美术界存在的“流水线作画”现象。郭庆祥在文章中写道:“现在有一位经常在电视、报纸上大谈哲学国学、古典文学、书画艺术的所谓的大红大紫的书画名家,其实才能平平,他的中国画人物画,不过是‘连环画的放大’,他画来画去的老子、屈原、谢灵运、苏东坡、钟馗、李时珍等几个古人,都有如复印式的东西。……说得不好听的,这位画家的作品就是高级礼品画……最多只值数百元,但事实上现在动辄几十万元、上百万元一幅。”
  2010年9月,范曾一纸诉状将郭庆祥及《文汇报》告上法庭。范曾一方认为,《文汇报》发表的文章主观武断,捕风捉影,随意攀比,不负责任,使用侮辱、诋毁、刻薄的语言、直接攻击原告,要求郭庆祥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500万元,要求《文汇报》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郭庆祥
  1962年生于大连市。大连万达玥宝斋董事长,中国拍卖市场最强劲的买家、藏品从任伯年到吴冠中,囊括了近现代中国书画的众多大师精品。他看好的作品与画家几乎无一例外地创造过拍卖神话。近些年又开始介入艺术评论,成为美术评论界的一匹黑马。
  范曾
  1938年生,江苏南通人。曾出版有画集、书法集、诗集、散文集、艺术论、演讲集等百余种。现为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博士生导师、文学院博士生导师、终身教授。作品拍卖屡创新高,72岁走进央视讲国学,一直活跃在公众的视野里。
  

标签:

书画知识
书法学习
字画鉴赏
书画资讯
武汉安全可靠的助孕上海代孕包成功巫溪供卵代孕昆明助孕价格乌克兰供卵代孕报价表沈阳助孕中心生孩子深圳供卵流程借腹生子的风险北京借肚子生孩子价格广州助孕价格武汉助孕中心杭州借腹怀胎武汉借腹生子是怎么弄上海世纪供卵试管上海服务好的助孕